•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亲情故事 > 在离去之前叫醒我

    在离去之前叫醒我

    时间:2013-08-22来源:网络 作者: 韩十三

    一、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顾北寒的爬高技术很不赖,?#37266;?#26102;已经能光脚爬上教学楼前面的旗杆。

    虽然,当时站在旗杆下面的其他人都把他当猴耍,但躲在人群最后的我,?#25925;?#24863;动得差点哭出来。

    在爬到旗杆顶端后,他一把扯下那块呼啦啦作响的白布,团成一团后塞进了被大风鼓成一个包的衬衣里,跐溜一声滑下旗杆,没好气地撞开人群后,一把拉起我的手,快速向着校外冲去。

    那块一米见方的白布应该是头天晚上被人升上旗杆的,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来学校上学的时候,总觉得有人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直到走进教室,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后,同?#21862;?#21578;诉我,我的名字被人写在了白布上,当成旗帜升上了旗杆。

    我快速地跑出教室,抬头去看,便看见已经爬到一半的顾北寒,和他头顶那面猎猎风响的白旗了。

    “李?#26377;?#20320;妈喊你回家吃饭!”

    这句曾经在网上流传了很长一段时间,如今不知道被什么人用大号毛笔写在白布上,并且挂到旗杆顶端的话,让一直抬头看着旗杆的我产生了短暂的眩晕感。我知道,恶作剧肯定出自我?#21069;?#37027;群不爱学习的坏孩子之手,那时,作为学习委员的我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而我妈妈,则是他们嘲笑我的对象。

    我?#21069;?#22920;婚后去孤儿院抱养来的,而爸爸是小镇中那种老实巴交中年男人的典型代表,30多岁还找不到对象,最后被家里安排,娶了镇上一位?#34892;?#30196;傻的姑娘,也就是妈妈。

    小时候不懂事,自然什么都不在意,可?#21069;?#38543;着年龄的增长,从街坊们的议论中得知事情真相,自尊心作祟的我越来越不愿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妈妈。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三天前,我那痴痴傻傻的妈,居然一个人走了整整几公里路,摸到了我们学校,站在校门外大声地喊我回家吃饭。

    ?#28304;?#20197;后,优等生李?#26377;?#20854;实有个傻妈妈的事情,便像是一粒落进干柴里的火炭,?#26438;?#22320;传遍了整个校园。

    在拉着我撞开前来阻拦的门卫,跑到距离学校不远的一个隐蔽小巷后,顾北寒一边从怀中掏出那块白布点燃,一边故意以一种轻松的口?#21069;?#24944;我说:“?#36824;?#31995;的李?#26377;?#20182;们看不起你只能?#24471;?#20182;们无知,世界上没人可以选择自己的出身的。”

    火光燃起映亮了他的眉目,我微微后退一步,倚着墙角颓然地滑坐在地上,火苗即将熄灭的那一刻,终于忍不住将?#28304;?#22475;进臂弯,轻声哽咽起来。

    我感到顾北寒靠近我,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之间有短暂的沉默,而顾北寒似乎在这样的沉默中显得更加无措,他似乎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点理由:“现在不是一样有很多人疼爱你关系你吗,比如李叔和李婶。”说到?#32781;?#20182;又想到什么似的连忙补充道:“虽然有时候李婶疼爱你的方式看起来?#34892;?#29305;别……”

    “那不一样,不一样!”

    顾北寒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抬起头来大声地反驳,?#34892;?#26102;候,我甚至宁愿自己的生命里从未出现过那个叫“妈妈”的人。但我不敢说。

    头顶高耸的杨树,树叶被风吹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我抬起头来看向被枝叶?#25351;?#25104;一片片的天空,在心里默默地发誓,总有一天我会通过自己的努力离开这里,离开这座满是嘲讽和奚落的小城。

    二、你当你的好学生,坏人,由我来做。

    我从不否认傻妈妈疼爱我。但她给我的,确实不是我想要的。就像前段时间网上流传的那个比方,我只想吃香蕉,你却给我一筐?#36824;?#25105;?#19981;?#21507;甜?#24120;?#20320;?#19988;?#32473;我一罐盐巴。

    吃?#25925;?#22905;总是不停地往我碗里夹?#32781;?#20063;不管我能不能吃完那么多;无论春?#37027;?#20908;,总会强行为我穿很多衣服,一边穿还一边含混不清地嘟囔:“轩轩莫冻着,莫冻着。”

    天长?#31449;茫?#25105;一天比一天更反感她这样的行为,小时候我懵懵懂懂说着“不用了”的时候还能笑嘻嘻的摇头,虽然,当着爸爸的面我从来不敢对妈妈发火,但是心中?#25925;?#23545;她颇有微词的。我讨厌她那张永远都在笑,似乎从来不懂?#34924;?#20108;字的脸。

    我蹲在她的面前,故作亲昵地拉着她的手,像哄孩子似的小声央求她:“妈,以后不要去学校找轩轩了好不好,路上有很多汽车,很危险的。”然而,对面的女人却依然在笑:“不怕,妈妈不怕,妈妈喊轩轩回家吃饭。”

    趁低头吃饭的爸爸不注意,我没好气的将她的手甩到一边,转身快速地吞?#39318;?#31859;饭。我听见爸爸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为她夹了一些菜后,转身走进了里屋,随即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你放心,以后你妈妈不会去学校?#32781;?#25105;会看好她的。”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转身看着一?#25104;?#31505;的中年女子的我,突然没来由的难过,我张了张嘴想要对屋子里的爸爸解释些什么,可是,?#20174;?#19981;知道如何开口。

    或许,我也并不真心想改变爸爸这样的决定。

    ?#22909;?#22806;的大街上,顾北寒再?#26410;?#21709;了愉悦的口哨,潜移默化间,这?#36335;?#24050;经成为了我们俩人之间的暗号。

    我快速地收拾好碗筷,本来想要刷碗,可是却被傻笑着的妈妈抢了过去。

    “轩轩是大学生,大学生不刷碗!”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qingqing/7966.html
    ------?#25351;?#32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