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情感故事会 > 就算你拿命救我,也抵不了当初的恨

    就算你拿命救我,也抵不了当初的恨

    时间:2018-09-29来源:网络 作者: 六儿

    01

    我给母亲打电话,说这个周末我要回一趟老?#20063;?#21152;同学会,顺道陪陪她和父亲,母亲一听劈头就问:“同学会?刘小胜参不参加?你打听一下他的联系号码啊!”

    又是刘小胜,这个名字我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听母亲提过多少回了,我实在想不通母亲这些年为什么对他那么感兴趣。

    刘小胜不是我们本镇人,他家跟我家原本隔着一条长江,读初中的时候他们全家随父母迁到了长江的这边,于是就跟我读了同一所中学。

    刘小胜个头矮小,其貌不扬,成绩也不好,还不爱说话,见到女生都绕道走。如果不是因为母亲,我初中三年估计都不会跟他有任何交集。

    但母亲成天把刘小胜挂在嘴上,总追着我问关于他的所有事情。

    在母亲的怂恿下,我跟个密探一样到处打听刘小胜家的情况。

    刘小胜家很穷,父亲腿瘸了,听说是因为跟人打架致残的,还因为打架坐了一?#38382;?#38388;的牢,出来后在当地没法待下去,就搬到了江的这边,开了一个小小的自行车修理铺,刘小胜母亲是个地道的农村妇女,他妹妹刘小玲在读小学。

    了解情况后,母亲就经常逼我捎东西给刘小胜?#32622;?#20457;,有时候是母亲?#24863;?#20570;好的糍粑,有时候是母亲熬夜包的肉粽,这些稀罕物儿母亲向来?#20146;?#24049;都不舍得吃的,却舍得送许多给刘小胜。

    甚至有一次,我过生日,母亲在集镇上给我买了一件新裙子,拿回家我一套上,小了,她居然也不拿去换,而是让我带给了刘小胜,说是送他妹?#20040;?#20102;。

    一向节衣缩食的母亲这些奇怪的做法,让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02

    同学聚会结束,我一脚跨进家门,母亲第一句话就是:“问到了没?找到刘小胜了没?”

    她急切的样子让我有点醋意:“妈,你女儿好几个月才回来一趟,你满脑子就记得那个刘小胜!”

    母亲笑嘻嘻地?#39034;?#25105;最爱的本地鸡汤:“看,妈还不疼你啊,早早杀了鸡给我这宝贝小闺女炖汤,来,喝了汤,再跟我谈谈刘小胜,总可以了吧。”

    我一边喝汤一边把我打听来的情况告诉了母亲:刘小胜初中毕业就辍学出门打工了,听说没挣到什么钱,几年前回来了,现在搬到另一个镇去了,听说在经营着他爸的修车铺。

    “哦,那他爸呢?”母亲追着问。

    “前几年去世了,听说是得了病。”

    “哦,那他妹妹呢?”母亲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听说在县城?#27597;?#26381;装厂打工,她爸去世后,她妈就不让她出远门。

    “哦。”母亲若?#20852;?#24605;。

    大约一个月后,母亲说她要出门去打工了,她说大姐二姐都出嫁了,我又在外地读书,她在家闷?#27809;牛?#19981;如出去打工挣点钱,虽然我们不放心,但也没有阻拦她。

    这天?#20272;錚?#25105;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母亲被人打了,住进了医院。

    我吓?#27809;?#39134;魄散,立刻买了车票,第二天下午就?#31995;?#20102;医院。

    医院里,我的大姐二姐都来了,母亲躺在病床上,头上、胳膊上都包着?#24202;跡?#27491;痛苦地呻吟。

    我吓坏了,问父亲:“我妈这是怎么回事?”

    父亲说:“你妈昨晚九点多在城东头被人打了。”

    我想不通:“妈,你大晚上跑城东头去干什么?那里都是厂区,晚上都没人在那,你去干嘛?”

    父亲说:“你妈在城东一家服装厂上班。”

    我?#25925;?#19981;理解:“你上班就上班啊,下班不回家,大晚上的你呆那干嘛?你招惹谁了?#25925;?#24590;么的?怎么被人打成了这样?”

    看我急不可耐的样子,大姐拉我出了病房,告诉了我事情的始末,竟然?#25925;?#36319;那个刘小胜有关!

    03

    昨晚,母亲下班之后,?#24613;?#22238;家,老板说还有几件衣服要母亲帮忙弄一下,这一弄就到了?#35828;悖?#27597;亲出了厂,就看见了刘小胜?#25343;妹?#21016;小玲。

    刘小玲一个人在厂外的路灯下来回地徘徊,像有什么心事,母亲看天色已晚,叫刘小玲跟母亲一起坐老板的小货车回家,刘小玲不肯,说自己要步行去车站,母亲担心她的安全,就自告奋勇地也留下来跟她一起?#21483;小?/span>

    晚上厂区几乎没人,两个人才走出一小段,就有几个小伙子骑着摩托车过来了,听口音都不是本地人,他们看到了刘小玲,上前去搭讪。

    一个留着一撇小胡子的男人说:“小姑娘在?#20154;?#21602;?是不是等哥哥我啊?” 

    刘小玲不理他。

    小胡子就凑近刘小玲:“哎呀,我来这里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妞哎!你谈朋友了没有啊?要不跟哥谈谈吧,哥?#20146;?#35299;风情的了。”

    刘小玲?#25925;?#19981;理,母亲忍不住了,她站出来训斥那个小胡子:“小伙子你正经一点,不要调戏人家小姑娘,小姑娘年纪还轻,你别吓着她。”

    小胡子不高兴了:“哪里来的管闲事的老太婆,一边去!”

    然后小胡子一只手搭上小玲的肩膀:“妹妹,走,我带你去KTV玩吧,我有车,来,我带你去。”

    那个刘小玲居然还真的跟着小胡子走。

    母亲急了,冲上来就拉刘小玲:“小玲你别?#24178;担?#21035;跟这些流氓走。”

    母亲这句话把小胡子惹恼了,小胡子?#35805;?#25512;开母亲:“叫你少管闲事没长耳朵啊?信不信我揍你!”

    母亲被推倒在地,这时候刘小玲开口了:“我不跟你们玩,你们赶紧滚!”

    小胡?#24189;?#31505;:“现在不跟,晚了。”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qinggan/27562.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