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情感故事会 > 用身体,拼接碎裂的午夜

    用身体,拼接碎裂的午夜

    时间:2018-09-12来源:网络 作者: 秩名

    凌晨,我手捧一杯拿铁坐在电脑前,看着QQ好友栏里的头像或明或暗总是觉得莫名的难过。一直,我的QQ都处于隐身状态,我很安静很安静地看着他们上线或下线,但我从不说话。

    直到临风的头像骤然亮起。

    你来晚了,我说。

    他回复:对不起,突然有点事情。

    还能什么事情呢?#30475;?#25269;不过是人家夫妻间正常的床上运动罢了。这样想着,我抿着嘴唇,指尖迅速地?#20040;?#30528;键盘:总是要先满足了她,才能偷?#24471;?#25720;地来见我,是吗?男人不是通常都是激情结束之后就呼呼大睡的么?你却不忘上网敷衍我,真是难为年纪一大把的你了。

    不是的,千黛,儿子又滋事了,和一个女网友去酒店,被查房的公安带回警局了,我刚刚才把他赎回来。他无可奈何地解释着。

    关于十七岁少年叛逆的事情,他从一开始就对我讲过。而我,亦有相似的故事讲给他听。故事里我有一个十三岁的女儿,花蕾都尚未成型的年纪里,却已失了身,这让我绝望透顶。

    犹豫了片刻,我才道:你没有动手打他吧?

    没有,一路上我们都没有任何的交谈,我已经不知?#26639;?#22914;何管教他了。他说。

    我?#25165;?#30528;他无可奈何,想安慰,却找不出适合的词汇。看了看屏幕下方的时间,我说:已经很晚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你不是有事要告诉我么?他问。

    我轻轻扬起嘴角,说:临风,明天我出差,去你的城?#23567;?/span>

    见到临风,他正站在空无一人的T台上,手里握着对?#19981;?#19977;号灯,再强一点,好,就这样。

    我倚在秀场门口,看着聚光灯下聚精会神专心致志工作的他。虽然他戴着鸭舌帽我看不清他的?#24120;?#34429;然他的轮廓看上去有点貌不其扬,但是灯光下一半光芒四射一半幽深黑暗的心无旁骛的身影,却让我觉得这个男人很不错。

    男人认真工作时的样子最有魅力,是这样的。我在最后一排最黑暗的角落里坐了下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

    43岁的临风是我的网友,誉响全国的潮流风尚服装秀秀场导演之一。一年前我们在网络上邂逅,开始只是不咸不淡的聊天,不知?#38382;?#21364;升华成谈情说爱且爱得天昏地暗。现在,当虚幻终于可以落到现实,我的心里却充满猎奇的惊喜,并隐隐伴随着某些不安定的因素。

    彩排终于结束,临风扯下一直戴在头上的耳机,坐在T台边沿,双脚荡在空中,神情悠闲地抽着一支香烟。

    我微笑着走上前去,说:你好。

    他头也不抬地用指间的香烟指了指旁边的侧门,说:化妆间在后面。

    我不是来走秀的。我说,眼睛眯成一道直线:我是来找你的,临风。

    他怔了怔,抬头看我。

    我慢慢敛了笑,很轻很轻地说:临风,我是千黛。

    坐在绿茵阁咖啡临街的落地窗前,临风定定地注视着我,视线从未移开过半秒。

    我正襟危坐,低头轻轻搅动着杯中的拿铁,小心翼翼地抬眼与他对视,鼓起勇气给他一个虚弱的笑容。

    我欺骗了他,22岁的我断不会是一个十三岁女孩的母亲,而我曾经向他倾诉女儿青春期的叛逆和我的无奈,甚至还告诉他一个中年妇女无爱无欲的生活死水一样的悲哀。

    这些,统统都是谎话。

    ……生气了吗?不自觉地缩了缩肩膀,我楚楚可怜地看着他,喏喏开口。

    你什么时候回去?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目光咄咄地反问。

    我别过头,看着窗外午后带着疲倦的阳光,用同样的方式答非所问:很意外吗?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24189;兀?#20320;定不会和蓬头?#35813;?#30340;中年怨妇调情的,那么,我是风韵犹存的寂寞少妇吗?

    千黛,你是故意玩弄我的吗?他低吼。

    他的眸子剑一般犀利,让我不由自主地畏缩。可是一想到此行的目的,我?#25925;?#22823;胆地承接着他的目光,微笑:不,当然不是。临风,其?#30340;?#26089;该想到的,我说过要在你怀里盛开成一朵妖娆的花。

    他看着我的眼睛,像是在?#30452;?#30495;假。良久后终于作罢,末了?#33080;?#22320;叹了一口气:走吧,我送你去酒店。

    我去了临风的家,趁他在秀场的时候。

    开门的是家里的佣人。进入客厅,我看到一个穿着真丝黑色长裙的女人半躺在纯白沙发上看电视。见到我,她慵懒地直起丰腴成熟的身体,天生溢满风情的眸子从我身上一扫而过,一边吩咐泡茶一边淡定自若地问:请问小姐您是?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qinggan/27476.html
    ------?#25351;?#32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