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情感故事會 > 與老公分居的日子

    與老公分居的日子

    時間:2018-09-08來源:網絡 作者: 佚名

    小爭執讓矛盾升級

    咸死了,讓人怎么吃啊!說過多少遍了,不要放太多鹽,怎么就記不住!吃晚飯時,我剛嘗了一筷子婆婆炒的豇豆,就咸得直想吐。

    婆婆一向口味重,炒菜時放鹽全憑感覺。自從三個月前她來幫我們帶孩子,我便不止一次地在餐桌上給她提建議:鹽吃多了不好,成年人一天攝入6克鹽(一小勺)就夠了,小孩的攝入量要減一半。咱家四口人,一個月吃鹽不該超過600克,也就是一袋多一點兒。但習慣的力量是巨大的,不管我怎么說,婆婆炒出來的菜總是咸得沒法吃。

    有那么咸嗎?老公周陽有些無所謂地問。

    不信你自己嘗嘗。我沒好氣地說。

    你就不能將就點?媽大半輩子炒菜都這樣,只能慢慢改。周陽責怪道。

    將就將就,你要我將就多久?中午在外面就吃了一碗涼面,晚上回來菜又咸得沒法進嘴,真受不了。我一邊抱怨,一邊端起面前的粥胡亂喝了幾口,就氣呼呼地離開了餐桌。

    不吃拉倒!什么都按你的要求來,連房產證上都寫的是你的名字,你還要我怎么樣?周陽的話音還沒落,坐在旁邊一直沒說話的婆婆憋不住了:陽子,怎么回事?咱出錢買的房,為啥寫她的名字?

    盡管周陽一再解釋,說房子是在我們領取結婚證之后買的,屬于我們的婚后共同財產,即便有一天我們過不下去了要離婚,也是夫妻倆平分,寫誰的名字都一樣,婆婆仍半信半疑:這么大的事兒,你怎么瞞著我不早說?哪有這樣霸道、自私的兒媳婦?

    婆婆最后那句話徹底惹惱了我,我當即頂撞道:我哪里霸道自私了?當初買房子我娘家也出了錢的,又不全是你們拿的,憑什么就只能寫他的名字不能寫我的名字?我每個月也出錢還房貸、養孩子。你沒做過兒媳婦,哪里知道做兒媳的苦衷!

    杜小青,你給我閉嘴!周陽陡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攥著拳頭躥到我跟前。看著他兇神惡煞的樣子,我本能地后退了一步:咋了?想打人?

    你把那句話再重復一遍!周陽厲聲說著,猛地推了我一把。

    你敢打人!我正在氣頭上,沒有重復那句話,而是穩住陣腳,上前一步,要跟周陽動手。婆婆趕緊上前拉住了我,不知怎么的,她的胳膊肘搗在了我的眼睛上,我頓時眼冒金星,更加惱怒:好啊,你們母子倆打我一個人。說著,我一個轉身,擺脫了婆婆,沖到飯桌邊,把一桌子飯菜全掀了,兩歲的兒子卓卓嚇得當場大哭。

    戰爭最終以我打電話向父母求援,父母來家里跟婆婆和周陽評理結束。

    這日子沒法過了。我父母剛離開,周陽就憤憤地說,繼而開始收拾東西。當晚,他就帶著婆婆和兒子搬到他婚前居住的一套小房子里了。

    分居帶來的危機感

    分居的最初幾天,除了夜里想兒子,我覺得比以往輕松不少,似乎又回到了婚前單身時自由自在的狀態。下班后不用緊趕著回家照顧孩子,更不用怕回家晚了被婆婆數落,而是有大把的時間隨意揮霍,可以和閨蜜一起逛街、做美容、健身,或是慢悠悠地吃一頓飯。回到家,當我舒舒服服地倚在沙發上看電視時,禁不住對著電視機旁相框里全家福上的周陽說:你傻吧,把這么大的房子讓給我一個人住,三個人去擠一室一廳的小房子,看你能撐幾天!撐不住了你自然會回來。

    然而不到一星期,我就開始感到空虛。兒子還是第一次離開我這么久,我越來越強烈地想兒子,夜里甚至想得睡不著覺。有好幾次,我忍不住想給周陽打電話,但轉念一想,一旦在他面前先低了頭,會不會讓他和婆婆覺得是我想求著他們回來?以后再鬧矛盾,他們會不會對我更加強硬?這么一想,我打消了給周陽打電話的念頭,翻出手機里給兒子拍的視頻以解相思之苦。

    晚上休息不好,白天上班精神狀態就很糟糕,我甚至不止一次地在工作中出差錯。每當這時,我的內心就會滋生出小小的自責。我想,婆婆做的菜我吃不習慣,其實我完全可以自己另做一份,何必發那么大的火,搞得一家人不得安寧?畢竟,婆婆幫我們帶孩子也很辛苦,還要幫我們做家務。我就這樣無比糾結地度過了分居后的第一周。

    到了周末的晚上,母親通過微信發來視頻聊天的請求。自從卓卓會說話后,每個周末,母親都雷打不動地要和卓卓視頻一次。我知道母親想卓卓了,怕她老人家知道我和周陽在分居,趕緊撒謊說我還在單位加班,然后就匆匆掛斷了視頻電話。

    正好第二天變天了,下起了雨,還明顯降溫,想著周陽只帶走了卓卓的幾套短衣短褲,我覺得這是一個打破僵局的好機會,一大早就收拾了幾件兒子的長袖衫和長褲塞進包里。中午,我匆匆在單位食堂吃完飯,就坐公交車趕到周陽婚前住的小區。可敲了半天門,也沒人開門。最終,我按捺不住擔心撥打了周陽的電話,這是分居一個多星期以來我們第一次通話。我在電話里告訴他,我是來給兒子送衣服的,讓他開一下門。沒想到,周陽說他在單位,家里沒人,婆婆帶卓卓回老家了。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qinggan/27457.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