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民間故事 > 師徒恩怨

    師徒恩怨

    時間:2018-09-07來源:故事會 作者: 陸惠明

    陸家浜鼓手有名氣,方圓幾十里的人都知道。凡有紅白喜事、滿月做壽的都會來請他們,大家都以請到陸家浜鼓手而有面子。在陸家浜要算陸家班名氣最響,陸家班的班主叫陸阿興,吹拉彈唱樣樣精通,來請他的人多得數不清。

    這天,陸阿興剛從外面回來,陸員外就風塵仆仆地來到他家。陸阿興忙上前招呼,問陸員外是不是來請他陸家班的。陸員外搖了搖頭說:阿興啊,今天是為兒子的事來找你的。陸阿興問:那是啥事情呢?陸員外說:我兒子既不肯讀書寫字,又不肯做生意,卻偏偏鬧著要來你這里學手藝。我實在沒辦法才來找你的。

    陸阿興一聽為難了:多謝員外看得起,可一來我還沒有收過徒弟,二來我們這行當低賤,真不是你們有錢人做的。你還是讓少爺另作打算吧。

    陸員外聽了直搖頭,拉過陸阿興坦白地說:真人面前不說假話。因為兒子看上了劉員外家的姑娘,姑娘不僅漂亮,而且家里有錢有勢,我就請了媒人去。姑娘家提了一堆條件我全部答應了,但唯獨一件事我答應不了。那姑娘從小喜歡吹拉彈唱,就要我家兒子跟陸家班學藝3年,否則免談。兒子看到姑娘掉了魂似的,死心塌地非要來學鼓手。于是我只能來找你了。陸阿興聽了,覺得一時拒絕不了,就推托說:那好,讓我考慮考慮再說吧。

    一晃一個月過去了,陸阿興鎮里鎮外、城里城外、太倉常熟、青浦上海到處跑,忙得不可開交,就把收徒弟的事忘得一干二凈。那天他好不容易回了趟家,人還沒坐定,陸員外后腳就跟了進來,問道:阿興啊,上次提的事時間也蠻長了,你考慮得怎么樣了?陸阿興見到陸員外才想起收徒弟的事,他忙說:不好意思,我后天走時給你答復。

    晚上,陸阿興與老婆說起陸員外兒子要跟他學藝的事。他老婆連連搖手,說陸員外家的少爺收不得,他是一個游手好閑、嬌生慣養的主,要是收了他,將來有苦頭吃了,壞了陸家班的名聲不說,就怕連個好日子都沒得過了。

    陸阿興聽了老婆的話,笑了笑說:這不至于吧。

    老婆急了,說:你若收了他,他要是學不好,你以后還有什么臉面出去做事,旁人會怎么看你?千萬不要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陸阿興覺得老婆說的有點道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第二天他就婉轉地跟陸員外說,他還不想收徒弟,等收的時候再跟他說。

    陸員外當時就不樂意了,但人家不肯收也沒辦法。回去告訴兒子陸有新說,陸阿興不肯收徒弟,還是讓他放棄那姑娘吧。沒想陸有新暴跳如雷,不肯罷休,哭著鬧著非要那姑娘,非要去學,并對他爹說:分明是陸阿興不給你面子,不把你放在眼里,不把你當一回事。

    陸員外覺得兒子的話有道理,心里不高興、不舒服了。他覺得陸阿興太過分了,給他臉不要臉,讓兒子跟他學藝是看得起他,他還擺哪門子架子。陸員外一生氣,眼珠一轉,就想了一個壞注意,看你陸阿興收不收徒弟?

    隔日,陸員外去田戶家收租,今年是百年不遇的旱災,田地干裂,顆粒無收。田戶們哀求陸員外寬限時日,等來年一起補上。陸員外面孔一板說:說啥夢話,有也得給,沒也得給。有房的抵房,有女的抵女,哪有等來年的?過幾天我來收房、帶人。陸員外撂下狠話就走了。

    鄉親們見狀慌了,大家都沒辦法。忽然有人說去找陸阿興,陸阿興走南闖北,見多識廣,他肯定有辦法。陸阿興聽了,心里一愣,他知道這是陸員外給他出的難題。沒辦法,為了鄉鄰,他只好去求陸員外。陸員外只有一個條件——收陸有新為徒。

    陸有新跟陸阿興學藝后,陸員外果真寬限了時日。陸阿興一幫弟兄說他今后多了個累贅,陸阿興只是笑笑。從此以后,他就經常帶著陸有新一起出去吹拉彈唱。陸有新為了劉家千金還真下了功夫,一舉手一投足有模有樣地學。但讓陸阿興不滿意的是,他在叔叔伯伯面前高傲自大,趾高氣揚。陸阿興為此事訓斥過他幾次,但還是不見效果。

    一年后,陸有新也能一起吹拉彈唱了,婚喪嫁娶的儀式中,他與大伙一起表演十分融洽。陸阿興對他的態度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有一個冬天,北風呼嘯,寒冷刺骨,陸阿興與大伙從城里唱罷回家,剛出城,突然陸有新栽了個跟頭,大伙急忙上前攙他,問他怎么回事?陸有新一指地上,大伙往地上一看,有一堆黑乎乎的東西。陸阿興取來火把一看,驚得一跳,地上蜷縮著一個人,一動不動。大家也都嚇了一跳,年長的師兄上前推了推那人,那人顫抖著身子,說不出話來:我,我,我……”

    陸阿興見狀,就讓大伙將那人背回了家。到了家里,陸阿興給他煮了碗粥,鋪了個稻草床,讓他好好地睡了一覺。

    第二天,陸阿興早早地起來,只見那人也醒來了。陸阿興問他好點沒有?他見了陸阿興就跪地磕頭,說好多了,多謝陸阿興救了他。他說他叫陶益滿,本是想去京城趕考,可家里貧寒沒有盤纏,父親就讓他來城里找王員外。父親說,王員外與他有交情的,幾年前,王員外外出收租遭遇強人勒索,正巧父親路過,出手相助,舉起扁擔朝強人砸去,強人一時不備,被打暈在地,王員外與父親趁機逃跑。臨別之時,王員外感激地說,日后若有難處,來城里王家弄找他,他定當答謝。父親一笑而過,說:相逢是緣,就此別過,一路保重。

    此后父親從未提起過王員外,直到我這次要去京城,實在沒辦法,他想到了王員外。父親說,這次求王員外借個路費,一年半載定當還上,王員外肯定會相助的。可沒想到,陶益滿到了王員外家,與王員外說明來意,王員外根本不念父親相助之情,命家丁將他轟出門外。陶益滿欲哭無淚,他不想回家讓父親傷心,就想一路乞討去京城。離開王員外家,他一路前行,眼看天色已晚,天氣又突然轉冷,他想找個農家借宿一晚,無奈饑寒交迫,身心無力,頭暈眼花,沒等找到農家就一頭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mingjian/27446.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