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机访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故事汇 > 故事会 > 中篇:天意难逃

    中篇:天意难逃

    时间:2018-09-10来源:故事会 作者: 刘浪

        一、去留两难

        七月的深圳,已像个火炉似的,热得让人受不了。

        傍晚,刘其宝早早地洗了个澡,便穿戴整齐,准备去街上一家新开的发廊抢个鲜。正当他站在镜子前,为稀疏的几根头发往哪边倒拿不定主意时,刘其贵来了。

        刘其贵是刘其宝的堂弟,原在湖南老家的一家小国企当总务科长,后来企业倒闭,在家里折腾了几次小生意失败后,便来到深圳,投奔了他多年也没什么往来的堂兄刘其宝。而刘其宝此时已不再是以前那个不三不四的小混混,而是手下有了三十多号兄弟,日子过得蛮滋润的小包工头了。

        刘其宝看到昔日在老家风光无限的刘其贵来求助他,立马腰杆子直了,气也比平日粗了很多。他介绍刘其贵到和他有一定业务往来的洪星饲料有限公司做了业务员。刘其宝?#33756;?#20105;气,头三脚踢得还挺顺,半年下来,给洪?#20146;?#20102;几单不大不小的生意。洪星的老板廖志扬一高兴,又让刘在老家同样下岗的老婆杨素娥也进了洪星。小两口在厂外租了间房,有?#36867;?#21619;地在特区过起了小日子。

        刘其贵虽然稳住了脚跟,但初来乍到,有个什么事还得靠堂兄罩着,很会来事的他时不时到刘其宝这串串门,并有意无意地逢人便说,他有今天,是完全靠了堂兄。这多多少少让一向虚荣的刘其宝有了点成就感。

        可这回,刘其宝发现堂弟一脸沮丧,好象不?#25250;创?#20018;门的,便斜了他一眼:“怎么啦?挂着个脸,晚上一起去新开的?#22909;?#21457;廊轻松一下,听说里面来了一帮东北小姐。”

        刘其贵阴着脸,说:“哪有这门心思,出大事了!”刘其宝放下梳子,“怎么了?”?#20154;?#21548;完刘其贵的话后,才慢慢弄清楚是怎样一档子事。

        半个月前,在深圳的一次展销会上,刘其贵?#40092;?#20102;一个河南驻马店的客户,这个客户叫杨成,是一家大种猪场的采购经理。刘其贵看到他的名片,就想方设法和他套起近乎来,又是请吃饭,又是洗桑拿,几天没到,两人就成了?#38376;笥选?#22995;杨的回单位后,立马很够义气地给刘其贵下了20万的订单。刘发完货后不放心,又考虑到长期合作的问题,便亲自跑了一趟驻马店。杨成同样请刘其贵在大酒店吃饭,桑拿,末了,给他开了一张20万元的支票,同时又“公事公办”地向刘要了3万元的回扣,看到人家那直来直去的?#28010;?#21170;,刘其贵觉得自己?#25925;?#23567;?#38590;?#20102;点。于是对杨成在偏远郊区的种猪场也懒得去看了,就乐颠颠地赶回深圳。可一到银行,工作人员就告诉他那张支票是假的。再打杨成的电话,杨成笑着说:“你个跑业务的,怎么没听说这句话——‘全国人民都在骗,总?#21487;?#22312;驻马店’?”……

        被骗了20多万,廖志扬不干了。按照入职的约定,烂帐业务员要承担一半,这下刘其贵要赔上10多万。虽然洪星答应可以分月“按揭”,但刘其贵觉得再做下去没什么劲了,便想偷偷和老婆一走了之,这次他来就是向刘其宝打个招呼的。

        一听刘其贵出了事想溜,刘其宝想去泡妞的心思一下子全没了。他几乎是吼着对刘其贵说:“走,你走了?#20197;?#20040;办?你忘了入职时是?#19994;?#20445;的,你这一走,我在洪星的几十万工程款还怎么结算。廖志扬做生意是圈子里有名的奸,他怎会当这个冤大头?”

        刘其贵低着头一声不吭,刘其宝缓和了一下口气,说,“做生意有亏就有赚,在外面不像在老家,你要多长个?#38590;邸?#36180;了没问题,顺的话,以后几单就赚回来了。你现在拔腿跑,不但脱不了?#19978;担?#26356;何况依你两口子目前的情况,又一时半时到哪找这样的工作?”

        说得刘其贵往地下一蹲,抱着头,叹了口气:“这要赔到啥时候才是个尽头?”

        二、飞来横祸

        隔了几天,刘其宝装着什么事也不知道,来洪星结算他那?#20351;?#31243;款。果然廖志扬告诉他:他堂弟刘其贵因为个人原因被骗货骗款,按公司的销售制度规定:他个人必须承担全?#38752;?#39033;的一半,考虑到他的实际经济情况,公司决定?#21046;?#20174;他两口子的工资上扣,直到扣完为止。在款项没有完全扣回之前,刘其宝的工程款暂时冻结。

        刘其宝说了半天,见廖志扬没有一点通融的余地,就把刘其贵叫到外面,?#32622;?#22836;没脑地狠狠数落了一通。

        几天后,刘其宝接到刘其贵的电话:过两天是他老爸的?#24266;眨?#20182;想回老家一趟。这次被骗,一方面是自己放松了警惕,另一方面可能和长时间没去给老爸上坟有关。所以这?#20301;?#21435;,他要多放些爆竹,多?#25307;?#32440;钱,求老爸在天之灵保佑他。刘其宝听了,气没打一处来,但他知道刘其贵一向迷信这些,就说:“你回去散散心也好,早去早回!”末了,他没忘了告诫一声:“你别犯糊涂不来了。”刘其贵爽快地应了声:“兄弟,我不是那样人,我总不能?#24189;惆桑?rdquo;

        ?#19994;?#35805;之前,刘其贵让刘其宝开车送他去火车站一下。刘其宝正忙,就让包工队里会开车的小张开着他半新的桑塔纳去送刘其贵。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gushihui/2015/27463.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