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21482;?#35775;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故事汇 > 故事会 > 中篇传奇故事:一只破鞋

    中篇传奇故事:一只破鞋

    时间:2015-04-11来源:故事网 作者: 刘金泉

    一、夫亡伤心 
       
      再过几天,是汉南市华厦房地产公司总经理史有才和妻子林秋兰结婚20周年纪念日。本来夫妻俩说好要好好庆贺一番,谁知眼看纪念日要到了,丈夫又变了卦,说是到省城洽谈一桩大生意,连夜开着宝马车带着小秘书何丽菁走了。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史有才的这个小秘书何丽菁,林秋兰叫她狐狸精,23岁不到,硬生生勾去了和她恩爱了将近20年的丈夫的魂。史有才半年前还特地在北郊住宅区留了一套三室一厅住房,隔三岔五地在那里与何丽菁鬼混。林秋兰为此和丈夫闹过,也和那个狐狸精吵过,但丈夫总是以离婚来威?#33756;?#22899;人四十豆腐渣,林秋兰已43岁了,儿子在美国读大学,她一个半老徐娘最怕这个。再看周围那些经理老板,有几个和小秘书是清白的?她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保全这个家就好。这么一来,何丽?#20960;?#24471;寸进尺了,这不,连人家夫妻俩决定好的事,她也要从中插一杠子。林秋兰明知道丈夫说去省城做生意是托词,?#25925;?#30524;睁睁地看着何丽?#20960;?#19976;夫走了。 
      结婚纪念日到了,史有才还没有回来。早晨起来,林秋兰就眼皮直跳,坐卧?#35805;玻?#20013;午下了班开车回到家,连饭也没吃倒头就睡,一觉睡到下午5点多钟。突然一阵急骤的电话铃声将她吵醒,只听对?#37066;?#20419;地问:“你是华厦公司总经理的夫人林秋兰吗?” 
      林秋兰说:“我就是。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事吗?” 
      对方说:“我姓许,是省人民医?#21644;?#31185;主任。告诉你一个不幸消息,你丈夫史有才出了车祸,现在我们医院?#26412;齲?#35831;你马上和他的律师来医院,再迟就来不及了。” 
      这消息有如五雷轰顶,林秋兰差点瘫了,好一会才清醒过来,拨通了律师陆建华的?#21482;?#21741;泣着说了这事。陆律师听了大惊失色,他与林秋兰、史有才是大学同班同学,当年他因家里贫穷,得到史有才的?#25163;?#25165;完成学业,因此一直心存?#24515;睢?#38470;建华在电话中安慰了林秋兰几句,随后马上赶到史家。 
      心急如焚的林秋兰从车库中开出自己那辆“别克”轿车。她本来会开车的,可这会儿手脚发软不听使唤了,只好叫来公司的司机。轿车风驰电掣地朝省城驶去。 
      第二天凌晨4点,林秋兰和陆建华赶到省人民医院,接待他们?#30007;?#20027;任是个五十出头的小老头。进了?#26412;?#23460;,林秋兰看见身受重创的丈夫,扑上去哭道:“有才,你怎么啦?”她转身抓住许主任的手哭求:“你一定要救我丈夫,哪怕花再多的钱!” 
      许主任苦笑着说:“你丈夫脾脏、脑?#30475;?#20986;血,我们用了最好的药才维持了他的生命,趁他意识还清楚,快?#34892;?#20182;说说话吧,迟?#21496;?#26469;不及了。” 
      林秋兰抱住丈夫哭叫道:“有才,你醒醒呀!”史有才慢慢地睁开眼睛,艰难地说:“秋兰,对、对不起……”林秋兰和陆建华从他断断续续的话中,知道了一些车祸的情况: 
      昨天,史有才与何丽菁在省城开心地游玩了一个上午,中午喝?#21496;疲?#19979;午又乘着酒?#35828;?#30465;城北郊的赛车场去飙车。开始是他与何丽菁一块儿飙,后来何丽菁嫌累下了车,史有才开一圈过来,她就大声喊:“开快点,再开快点!”结果,史有才一兴奋,把车开到了最高速,在一个弯?#26469;?#36710;飞起来撞上了护墙……何丽菁把他送到这儿就再也不见人影了,许主任只好往他家中打电话。 
      讲完这些,史有才忍着疼痛,对妻子说:“秋兰,你先出去一下,我要和建华谈些事。” 
      “什么事当着我的面不好说?”林秋兰委屈地嘟哝了一句,?#25925;?#30524;泪汪汪地走出?#26412;?#23460;,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候。几分钟后,陆建华叫林秋兰进去,史有才在生命的最后时?#22871;?#20303;林秋兰的手,用微弱?#30446;?#27668;说:“秋兰,我求求你,别把我的事告诉给孩、孩子……”话没说完,就?#19976;?#20102;眼睛。 
      “有才,你就这么狠心扔下我和孩子走了吗?”林秋兰抱住丈夫号啕不?#36873;?#25252;士听到哭声走进?#26412;?#23460;,拉开了哭得死去活来的林秋兰,给史有才的遗体盖上床单要推走。林秋兰哭着拦住不让走,陆建华和许主任拉住她说:“请节哀顺变,你还有许多后事要料理呢。” 
      林秋兰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陆律师,有才单独?#38405;?#20132;待了什么事儿?” 
      陆建华说:“其实也没什么,就给你留了两份遗嘱。”说着,他从公文包里取出?#35828;?#19968;份遗嘱。 
      林秋兰接过一看,丈夫已把公司和家庭财产全部留给了自?#27721;?#20799;子。她欣慰地说:“还算有良心。”陆建华又从公文包里拿出第二份遗嘱说:“这份遗嘱也是给你的,他叫我监督你,一定要按?#25214;?#22065;上说的做。” 
      就在这时,许主任也凑了过来,瞪大了眼睛直往遗嘱上瞅。林秋兰只看了一眼,就眼前一黑,“扑通”倒地,不省人事…… 
      

  •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微信号: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gushihui/2015/14853.html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