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感人故事 > 送你一生的初戀

    送你一生的初戀

    時間:2017-12-28來源:故事網 作者: 佚名

      瑛是在她十三歲時與我相識的,那年我們分別從不同的兩所子弟小學畢業,分到了這所普通的子弟中學。分桌時,自然還是男女同桌,老師把我們安排在一個小組,她就在我前排。各小組每周輪換一次坐位,可我只有一個角度,天天看她很美的側面。
      
      許多年后,我才確定那就是我的初戀。十三歲,在那個純潔得如白紙的年代,我從不敢說自己早熟了。因為我的確不知道何為戀愛,我只是喜歡看她,看她眉清目秀的樣子,還有極溫柔的口吻。那時候天空總是很藍,日子過得太慢,以至于所有美好的回憶,幾乎都深陷在如夢的歲月里。瑛身材嬌小,渾身透著一種絲般質感的氣質,似憂郁又悲憫,似單純又似深沉,似小家碧玉又有內斂大氣。以后我才知道,她是地地道道的南方女孩兒,老家在比江南還南方的地方,已經到海邊。當年,我們所在的中國長春第一汽車制造廠,是年輕的共和國第一座汽車廠,由蘇聯援助、國家傾全國之力建成,大批優秀人才,從祖國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據說,除了西藏和臺灣,其他兄弟省市都出人出力了。
      
      瑛的父母就是從福建來東北的,到我們懂事時,建廠已經二十多年了,當初人們艱苦創業和熱火朝天大干快上、勇造民族汽車的場景已經不見了,可努力學習知識、專研業務的氛圍仍在廠區彌漫。瑛的父母是知識分子,她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相反我的成績不怎么樣,雖然偏愛小說之類的東西,但語文的分數也沒見得有多優異),每當老師提問我時,我總很坦然,因為總也答不對;可我每次下意識看她的背影,都感覺她好像很緊張。她并沒因為我的成績而低看我,那時我很清瘦,留著長發,文學的稟賦已有所顯現。
      
      每當下午上自習課,我都跟她的同桌說悄悄話,其實她完全能聽到,她也明白我的真實想法,我講了很多故事,記得其中有個叫《深深的海洋》,是個非常凄美悲涼的愛情故事,我講完后,果然看到她也很傷感的樣子。很久,她回頭和我同桌說悄悄話,我聽得一清二楚,知道她也是說給我聽的。她說母親身體不好,還要照顧小弟弟!我的心,竟然第一次感到柔柔地疼……
      
      學校坐落在廠區家屬樓附近,常常有走街串巷的叫賣聲,抑揚頓挫地傳進教室。寧靜的陽光十分充足,浮云飄在藍天之上,時光笨手笨腳的總也走不太遠。放學回家,瑛跟我是一個方向,我故意落在她身后,看著她的背影,每天她都和其他女孩兒一起走進暮色中。不只不覺間,春節聯歡會到了,半年的時間,我學會了寂寞。瑛是班干部,為大家沏茶倒水,走到我面前時,我不敢看她的眼睛,怕她看出我的心事。
      
      元旦一過,漫長的寒假就開始了,我家住的那棟樓與她家恰好隔著一座花園,滿天飛舞的雪花,極其詩意地落在北方,飄落在白雪茫茫的花園的小徑上。我一個人走在這樣的路上,心中十分空曠,總希望有什么溫暖的東西能填進來。于是馬上就想到了瑛,知道她就住在眼前這棟樓里,卻不知哪個門哪層樓,抬頭打量這座由蘇聯專家設計、飛檐斗拱雕梁畫棟充滿了民族風格的大樓,心想,要是她能看到我多好啊!誰曾想,在三樓一座陽臺的玻璃窗后,我竟然真的看到了她癡癡瞅我的樣子!
      
      以后,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事兒,只有那一刻的情景,讓我銘刻于心終生難忘。如果說什么是奇跡,什么是奇跡帶來的幸福和美妙感覺,那么,這一刻就能徹底詮釋了。可惜,那時我太不解風情,相信她也和我一樣單純,我們都不懂得珍惜,總以為這樣美妙的時光還很悠長,每個人的心中,隱隱約約對未來充滿了期待。然而,好時光如流水,畢業后我重讀了一年文科,仍名落孫山,只好去知青廠(為解決職工子弟就業而興辦的小集體企業)上班。真是天意,那天路上竟碰見了兩年未見到的瑛!
      
      她還是那么嫻靜,也許過于突然,我和她都顯得很慌張,兩個人都不敢看對方一眼,最后一句話沒說,相互擦肩而過。我不敢與她說話,是因為自己的自尊心,她不說話也是為了自己的自尊心。總之,那一年我的情緒非常低落,有點自暴自棄的意思。知青廠的現實生活,卻讓我不得不對人生有所思考,最后只好重新鼓起勇氣,利用業余時間復習文化課,準備為自己拼出個未來。
      
      關鍵時刻,蒼天眷顧了我,讓學習并不好的我脫穎而出,四百多人的知青廠,只有我一人考取了本廠的技工學校,終于我贏得了起碼的尊嚴,盡管我知道此時瑛已考上大學,但我決定仍要放手一搏。
      
      我寫了一首當時很時髦的朦朧詩,來到瑛的樓下,她看見我依然有些緊張,還有些茫然,希望我能表達更明確一些,我還是隨隨便便很坦然的樣子,內心卻早亂了方寸,丟下朦朧詩轉身就走,把她一個人孤零零打造成更朦朧的一行詩。不知她怎樣思考的,過了很長時間,她托人找到了我,退還了那首詩,理由也非常簡單:實在對不起,我讀不懂你的詩……
      

  •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 本故事地址:http://www.ttzz.tw/gandong/25863.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