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讀者文摘 > 文苑 >
    欄目列表
    • 娘煨的粥

      爹沒了,劉局長怕娘一個人在鄉下孤單,好說歹勸,近乎綁架了,好不容易把老人家接到城里,跟自己一起... [查看全文]

    • 陌上有花開

      路過柳浪聞鶯的錢王祠,我想起吳越王錢镠給他回娘家的夫人寫的一封書信: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翻閱歷史,一代君主錢镠留名千古的不單是他鑄就江山的功績,還包含著一段柔情蜜意的愛情故事。吳越民眾被他們君王的愛情深深地打動,就編成《陌上花》山歌,... [查看全文]

    • 割麥

      我家有十畝地。北地五畝,東地也是五畝。 十畝地,一畝種了油菜,九畝種了麥子。薅了東地的油菜,拖磙碾好曬場,又要收麥了。先收北地的麥子。邊割邊拉,四把鐮刀忙碌一天,收的麥子不到兩畝。其實,說是四把鐮刀,我十二歲,妹妹十歲,兩個孩子能出多少力?... [查看全文]

    • 爹非要這么著

      臘月二十八,我跟著爹去趕年集。我八歲,是村里小學校一年級的學生。爹四十八歲,名字叫趙清和,是村里最普通的莊稼人。 爹擔著兩只筐,筐里裝滿了白菜,要到集市上去賣。我空著手,尾巴似的跟在爹的身后,緊跑慢跑,還是跟不上爹的腳步。小路彎彎曲曲繞在沙... [查看全文]

    • 一只鷹落在屋頂上了

      山腳下只有一戶人家,房子是黃泥小屋,圍墻用石頭壘就,顯得孤獨而又寧靜。 我坐在離這戶人家不遠的地方抽煙,突然看見一只鷹從遠處盤旋而來,落在了這戶人家的屋頂上。我對同行的幾位朋友說: 這家人的房頂上有鷹! 但他們因為沒有看到剛才的一幕,都不相信... [查看全文]

    • 父親的“三碗粥”

      小顧的父親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對待莊稼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珍惜和敬畏。但是有一件事,卻讓小顧很不理解。 每次收完莊稼后,父親總會在地里留下一些干癟的稻谷。剛開始,小顧以為是父親不小心遺漏的,便提醒父親。父親卻說: 別管了,讓它們留在那兒吧。... [查看全文]

    • 為什么寬容變得那么難

      有個年輕人跟我抱怨,說他在團隊里犯了一個錯,他道歉了,當眾反省了,毛病也改了,其他人也表示原諒他了,但他就是感覺,大家還是在排斥他。所以他感慨:這個時代的人怎么這么不寬容呢? 我說: 可能還是你自己沒有搞清楚狀況。 我們這代人受的教育總是說,... [查看全文]

    • 最美良藥

      老李拉著空空的板車走在回家的路上,順手把兩個空空的包裝袋丟進風中,包裝袋上寫著:咖啡。 半年前,也是拉著這輛板車,老李帶著老伴走了二十里山路,去縣城給她看... [查看全文]

    • 親愛的,對不起

      在翻弄丈夫邢高軍的遺物時,秦珂雪意外發現一張五千元的匯款回執單。這張回執單就像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把她和邢高軍醇濃的夫妻感情打擊得搖搖晃晃。 毛秀花,一個陌生女人的名字。難道,自己的家庭早被人攻城掠地,她還蒙在鼓里? 她看著披著黑紗相框里... [查看全文]

    • 總有幸福在等你

      時隔 10 年,小芬發來請柬,她 又又婚 了。看到新郎官是大順,我們幾個老朋友都長舒了一口氣。 少女時代的小芬肌膚白凈,快人快語,很有男生緣。她學習不上進,讀完初中就到商場站柜臺,穿著時髦的衣裳,顧盼生輝,老有男孩圍著她轉。最癡情的那個男孩我見過... [查看全文]

    • 父女間的高級親密

      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劉雨霖,內心被千錘百煉過。在拍攝電影《一句頂一萬句》時,同在片場的劉震云,對身為導演的女兒,其態度是既不理會,也不過問。劇組的人甚至覺得他們不太像父女。 為了配合宣傳,采訪間隙拍攝照片時,父女倆走在山坡上。攝影師讓劉震云走向... [查看全文]

    • 一談戀愛就肉麻

      新生開學,有位上倫理課的教授前來布道,誨語諄諄,教導學生別亂談戀愛,要用高尚情操來抵制低級趣味。教授問: 同學們計算一下,人生漫長,諸位是要痛快一小時,還是要痛苦一輩子? 有學生站起來問: 一輩子太久,人生苦短。教授,您說點實際的,那一小時來... [查看全文]

    • 贈品

      他去面館吃面的時間,總是比別的同學晚二十分鐘。 面館開在學校附近,夫妻店,很小的店面,很簡單的清水煮面。面有兩種,一種臥一個荷包蛋,五毛錢;一種僅僅是清水煮面,三毛錢。 他只要三毛錢的。 父母都是農民。三毛錢的清水煮面對他來說,已是奢侈。 晚... [查看全文]

    • 一生的收獲

      11 歲時,他家在新罕布什爾湖心島上有一間小屋。一有機會,他就會到那里的碼頭去釣魚。 鱸魚季節開放前一天的傍晚時分,他和父親就開始垂釣。他添土銀色的餌料,練習拋線。魚鉤甩到水里,在夕陽的余暉中,擊起金色的漣漪。待夜晚月亮爬上來,漣漪就變作銀色... [查看全文]

    • 瘋牛討煙

      人常云,前人栽樹,后人乘涼,給子孫留下肥田美宅,不若教其修身積德,若種了惡果,嘗盡苦頭,雖知那冥冥中的天意,亦悔之晚矣。 卻說火頭山下,有一個小客棧,一日黃昏,旅商朱正風來此打尖,剛過而立之年,卻見過大風大浪,閱歷頗深,他看到店中有一小哥,... [查看全文]

    推薦文章
    • 最后一只狐貍

      我不止一次看到那只狐貍,在同一個地方。那時我不懂狐貍怎樣狡猾,也沒見過狡猾的人,...

    • 母親的大碗

      那時,鄉人吃飯用三種碗,大、中、...

    • 如果月光偷飲了你的美酒

      如果月光偷飲了你的美酒,那么請相信,她肯定會還你一勺蜜。 那么多那么多的心事,你...

    • 聽說沙漠里開著石生花

      春深了。 仿佛一夜之間,花時的多肉植物全都發芽了,它們宛如卵石的身體裂開一條縫,...

    • 人生樹下

      內宮傳詔問戎機,載筆金鑾夜始歸。萬戶千門皆寂寂,月中清露點朝衣。 政治家能把詩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