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kqkam"><samp id="kqkam"></samp></input>
    <code id="kqkam"></code>
  • <input id="kqkam"></input>
  • ?#21482;?#35775;问 m.ttdu8.com

    故事会-故事会在线阅读-天天故事网

    当前位置: 天天故事网 > 读者文摘 > 人世间 > 火车上的故事

    火车上的故事

    时间:2015-06-11 作者: 尤今

      晚上,我由广东湛江市搭乘火车到广州去,八个多小时的路程,买了四人同室的软卧票。尽管觉得和素昧平生的人同室共寝是一件十分别扭的事,然而,别无其他选择,也只好随遇而安了。

      进入那间极为局促的车厢寝室时,已有一位年过六旬的妇人坐在里面了。浅灰色的高领套?#35775;?#34915;,极为得体地配以铁灰色的西式套装衣裤;染黑了的短发,一丝不苟地梳得整整齐齐;方形的细框眼镜,恰如其分地衬托出一股斯文淡定的书卷味儿。

      攀谈之下,知道她是广州一份知性杂志的主编,几天前专程到湛江去?#20960;澹?#29616;在,大功告成,启程回家。由于志趣相投,我们谈得十分投缘。就在这时,火车站的扩音器突然响起:

      请各位注意:软卧的车票还有几张,有意购买的人赶快去买!

      妇人转头对我说道:

      真希望这间寝室没有人再进来,图个清静。

      我一听,便笑了起来,因为我心里也正转着同一个念头。

      然而,不到十分钟,我们的希望便破灭了。

      一位中年妇女拖着一个行李箱,踏着碎步走了进来。

      她身材高大,穿了一套花格子的绒?#23460;?#35033;;惹人注目的是她的丝袜,橘红色的,使她的两条腿看起来好像是两根活动的胡萝卜。一进寝室,她便以极大的嗓门朝我们友善地打招呼:嗨,回广州啊?老编辑微微颔首,目光停驻在她双腿的丝袜上,眸子里原先蕴含的笑意全都没有了,而原本车厢里那一份融洽的气氛,也倏地僵了、冷了。

      中年妇女吃力地把大大的行李箱安顿好,然后身体斜斜地靠在卧铺上,把手上的塑料袋打开,取出里面的多种零食,摊放在窄窄的桌面上,笑着说:吃,你?#27973;裕灰推?/span>霎时,甜的、酸的、咸的、辣的味儿,扭扭捏捏地交缠在一块儿,猥猥琐琐地窜满了整个车厢。老编辑皱起双眉,怏怏地把脸转到另一边去。她见我们没有反应,自顾自地抓起了一大把瓜子,?#23613;⑧尽?#21969;,发出一种极为单调而又扰人的声响,还一边嗑,一边把瓜子?#27973;?#19979;扔,不一会儿,满地都是愣愣地张开了口的瓜子?#24688;?#32769;编辑的脸色更难看了。

      火车开动不久,查票员进来了。依据惯例,她要求每一位乘客出?#23616;?#20214;。我交出了国际护照,老编辑交出了身份证。然而,那位中年妇女把自个儿大大的皮包翻遍了,就是?#20063;?#21040;证件。查票员要她说出证件的号码,她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啊,我记不清啦!好脾气的查票员并没有坚持,便走了出去。

      我和老编辑交换了一下眼神,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骤然成了我们两人心中长出来的一颗瘤。想起层出不穷的火车偷窃案与抢劫案,又想到我背包里的几千美元,我坐立不安。

      过了约莫一盏茶工夫,老编辑终于憋不住了,她站起来,快步走了出去。刚好稽查员就在过道不远处,她毫不?#25512;?#22320;向他提出了投诉:

      我要换房!我房里那个迟来的女人,没带证件,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现在世道很坏,我不想冒这个险!

      稽查员说:

      别的房间都满了呀,换不了。不会有问题的啦,购买火车票时,?#23478;?#20986;?#23616;?#20214;的,她大约是用了家眷的证件买的票,出了事情,一定追查得到,你放心吧!

      出了事,再来追查,不是太迟了吗!老编辑生气地说。

      不会出事的,您就请放心吧!稽查员淡定地回应。

      当时,四周很静,老编辑和稽查员的对话,每一句都清清楚楚地传进我们那间寝室里。我觉得很不好意思,看那妇女的表情,她竟若无其事,好像外面谈论的事情与她一点关系也没?#23567;?/span>

      半夜里,老编辑哮喘病发作,嘶嘶嘶地喘气,好不辛苦。那女人二?#23433;?#35828;,从?#32422;?#30340;皮包里取出一个喷雾器,要老编辑张开口,帮她喷;接着,又为她搓药?#20572;?#20174;?#32422;?#30340;?#20154;?#29942;里倒出?#20154;?#21890;她?#21462;?#24537;了老半天,终于把她安顿好,再妥妥帖帖地替她盖好被子,才返回?#32422;?#30340;床铺。

      睡在上铺的我,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既感动,又感慨,啊,有许多时候,真的不可以貌相人呀!

      早上,有人敲门,通知我们起身,还有半个小时便到广州了。

      老编辑揉着浮肿的双眸坐起来时,女人立刻对她说道:

      我昨晚听了新闻,知道北部寒流今天南下,气温降得很?#20572;?#22823;约只有七八度,你有哮喘病,最好披上我的大衣再出去。我的家人会开车来接我,就让我送你回家吧!

      老编辑一张脸涨得通红通红的,说:

      昨晚我?#38405;?#26377;些误会,真是对不起!

      女人微笑着说:

      没有关系,我从来都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因为我清清楚楚地知道?#32422;?#26159;个什么样的人。

      我双眼湿润,觉得?#32422;?#19978;了人生极好的一课。

    这篇文章地址是:http://www.ttzz.tw/duzhe/renshi/15624.html
    ------分隔线----------------------------